<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中兴5G终端正在按下加速键

时间:2020-06-20 14:09来源:作者:点击:

中兴5G终端正在按下加速键

中兴终端正在按下加速键。

先是618活动上中兴5G手机集中亮相,而后6月16日中兴官方宣布,任命倪飞为中兴通讯终端事业部总经理,正式接手中兴母品牌中兴5G终端业务的运营。

6月19日上午,中兴通讯总裁徐子阳在深圳举行的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回应了5nm芯片的最新进展。徐子阳表示,“目前公司7nm芯片已实现规模量产,而5nm芯片将在2021年推出。”这意味着中兴此前受严重影响的“缺芯”问题正在得到有效的解决。

这是中兴终端在沉寂多年之后,首次在终端上下达如此密集的动作。

中兴在做终端设备方面,向来眼光独到。当年中兴全力押注小灵通,帮助中兴在世界通讯行业低谷期,拿下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智能机诞生初期,被后来的小米、OV这些厂商反超,自此步入后尘。

在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大潮面前,中兴终端业务始终郁郁不得志。虽然中兴终端始终在坚持做产品,怎奈3G、4G时代智能机国内市场格局已定,中兴的努力并不能改变大局。

好在5G时代到了,作为5G标准制定者之一,中兴手握5G技术,自然希望利用5G爆发的时机,来个弯道超车。而智能物联网时代的到来,5G终端的作用也更加凸显,在这个时候,加快步伐振兴终端,就成了中兴势在必行的事情了。从中兴终端发展历程来看,这也是必然的趋势。

出道即巅峰

1985年,中兴在深圳成立,其前身是深圳市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两年后,华为也诞生在这座城市。作为在国内通讯领域具备重要影响力的两家企业,两者的竞争从国内延续到国外,打得难舍难分。但时至今日,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十分悬殊,终端业务的差距尤其悬殊。

截止2019年,华为的终端营收占总营收过半,为总营收贡献了54%的份额;而中兴去年的终端业务占总营收不到17%,且下滑严重。

中兴手机终端业务肇起于小灵通业务。2000年左右,小灵通业务进入中国,在很多人反对的情况下,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做出将小灵通业务纳入经营范围的决定,正是这个决定性的决定在两年后救活了中兴。

2002年,国家放开了对小灵通业务的限制,在很多厂商措手不及之际,中兴凭借着先发优势,让自家的小灵通业务爆发式增长,成为国内小灵通市场的绝对霸主。

仅在2002年当年,小灵通业务就为中兴通讯贡献了22.89%的营收份额。2003年至2004年,中兴的移动通讯业务更是保持着年均40%以上的高速增长。在当时世界通讯行业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小灵通业务救活了中兴,成为中兴的“拳头产品”。此后,中兴的手机通讯业务持续保持着领先地位。

2008年,中兴售出第1亿部手机,2009年中兴的手机年销量4000万部,并跻身世界前五大智能机厂商之列,并位列“中华酷联”之首。但高歌猛进之下,危机与动荡随之而来。

巅峰坠落,中兴终端究竟经历了什么

中兴高歌猛进的发展持续到2013年下半年,自此之后开始逐步下滑,2016年其市场排名已经排到十名开外了。作为国产手机品牌第一名的中兴,落后是多方面的因素促成的,但归根结底在于中兴没有应时而变。

首先,中兴没能适应智能机更迭的模式,落后的产品设计理念和服务理念备受用户诟病。很多中兴的老用户还给中兴起了个“剁手兴”的称号,原来中兴手机老是因为系统故障问题遭遇用户吐槽,但高层始终不重视用户对手机的体验反馈,导致其口碑一路下滑。

同时,在智能机大潮来袭之时,华为果断砍掉了与运营商做定制机的渠道运营方式和产品生产方式,转而生产具有自主品牌的智能手机,但中兴仍然坚持做运营商渠道,这让它在后来的智能机市场较量中逐渐不敌,逐渐落入下风。

其次,中兴坚持不打价格战去攻占市场空白,给了其他手机厂商以可乘之机。智能机发展早期,很多厂商坚持“薄利多销”的方式迅速铺开市场,占据先机。等到中兴反应过来,其他手机厂商已经拿下了很多市场份额,中兴早已错失良机,发展愈加艰难。

最后,渠道变革和营销变革,中兴都白白错过。在渠道上,小米、荣耀走线上做性价比的路线,线下OV走门店运营路线,扑向下沉市场。两路出击之下,中兴的传统渠道不灵了。营销方面,小米、华为以微博为阵地大获成功,但中兴的线上营销始终难见踪迹,在线上存在感愈发微弱。

正是由于这一系列的掉队,中兴逐渐在国内市场边缘化,在国内边缘化的同时海外依旧面临同样的问题。在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之下,中兴海外市场受到的波及变得更加尖锐,终端业务风雨飘摇。

被掐脖子

2018年,美国挥舞贸易大棒,将利刃架在了中兴脖子上,可以说这是中兴成立以来又一个重大危急时刻。

按照美国禁令要求,中兴如约与之签订《替代和解协议》,按照协议规定,中兴必须更换二级以上主管及董事会成员,并由美国挑选人员进驻中兴通讯接受合规审查。

受此影响,当时包括负责中兴终端的CEO程立新在内的14位董事,都先后宣布离任,程立新离职后,原中兴终端供应链负责人徐锋接任终端 CEO。

除了人事变动、产品禁售之外,中兴还被要求赔偿11.92亿(折合人民币超过82亿)美元,其中8.92亿为罚金,3亿为保证金。由于中兴在美国有着广泛的市场利益,而且核心的技术(芯片等)掌握在人家手里,只能乖乖交钱认罚。

但这次巨额罚款,直接导致了中兴当年“转盈为亏”。2017年上半年还盈利22亿人民币,2018年上半年中兴的净亏损竟然达到了78.24亿人民币。不仅如此,由于罚款数额巨大,导致中兴当年的经营还出现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以至于中兴不得不向银行紧急申请信用贷款,以挽救岌岌可危的资金压力。

据了解,2018年8月30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公布,决议2018年下半年拟向若干金融机构再申请综合授信额度近470亿。其中人民币额度426亿,美元及欧元额度折合人民币近40亿。可见,这次罚款对中兴的资金压力之大。

中兴通讯遭此困厄,中兴内部各业务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羸弱不振的终端业务首当其冲。贸易战之后,中兴被迫关掉了很多国内研发中心。相关研发员工或裁或转岗,海外终端机构也受到影响。除美国之外,欧洲、俄罗斯等传统优势市场的人员纷纷撤离当地。

就在很多人认为作为“吊车尾”的终端业务,要被战略性放弃的时候,中兴CEO徐子阳却表示:“终端业务是中兴通讯5G主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部分,将继续坚定投入。但也同时表示,在短期内终端业务也要做业务聚焦调整。”那么,押注5G的中兴终端有机会赢吗?

5G窗口,加速终端崛起

此次,倪飞就任中兴终端事业部总经理,可以看作是中兴高层希望借助5G东风扭转其羸弱不堪的终端业务。从最新的消息来看,中兴的动作还包括继续在芯片核心领域的研发,以支持终端业务快速崛起。

据了解,中兴通讯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高达121亿,用于核心5G专利研究,这才取得了全球5G专利第三、通讯设备第四的成绩。

中兴此前之所以被美国“卡脖子”,主要是中兴在芯片研究的核心领域受制于人。而据中兴放出的最新芯片研究成果来看,这种局面多少能够得到改观。日前中兴宣布7nm芯片目前已经达到了规模量产的阶段,并已经在全球部署商用,5nm芯片正处在技术导入阶段。

据了解,这次研发的7nm芯片将用于5G通讯基站中使用,并非智能机应用,这意味着中兴通讯基站业务再次站在了领先赛道上。而通讯业务的进步,必然有利于中兴整体业务的稳定。这对屡屡受挫的中兴终端业务而言,可以说是个好消息。

近年来,中兴也在渠道、营销上逐渐开始向华为、小米等学习。比如,此次618活动,中兴5G终端端手机就先后亮相各大电商平台,极大地吸引了各方注意力。从长远来看,这必然会成为一种趋势。

5G时代,对于又一次站在同一起跑线的中兴而言,这无疑是一次难得的重现荣光的机会。而中兴只有抓住这个机会加速奔跑,才有可能跟排在前面的华米OV一决雌雄。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