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熊晓鸽:移动互联网有10-15年的生命周期

时间:2015-11-16 10:18来源:15年的生命周期-搜狐科技作者:第一财经日报点击:

若干年后,当熊晓鸽回忆起当年投钱给腾讯、百度的情形时,仍然会感谢命运的眷顾。

“当时谁会想到BAT能像现在这么赚钱呢?”他说着,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熊晓鸽,IDG资本创始合伙人,是IDG在中国安营扎寨、开疆扩土的首位功臣。在中国22年间,IDG资本一共投资了约400家企业,80家已上市或是退出,其中成长出了像腾讯、百度、搜狐、搜房、小米这样的知名公司。

熊晓鸽和IDG资本已经成为创业者心中的一根“高枝儿”,但凡被IDG资本看过的项目,再出去询价时至少底气都会抬高一个等级。熊晓鸽说,这也是令他有些惆怅的一点。

但如果没有熊晓鸽,没有IDG资本,创投的圈子可能会冷清很多。他经常会出现在各类谈创业的公开场合,向业界输出自己对当下创业和资本环境的观点。而他的论述,多数时候会被当成一个显著的风向标。

2000年,IDG经历了进入中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赌博,以150万美元投资百度。当时,互联网泡沫刚刚破裂4个月,投资人对互联网公司避之不及,中国网民人数只有2000万,盈利模式只听过没见过。不料五年之后,中国的PC互联网开始出现实质性的突破,商业模式逐渐清晰,网民人数迅速突破一个亿。百度之后,IDG在PC互联网领域广泛布局,挖掘了一批当时的“小鲜肉”,眼下已然成为国内互联网巨头。

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抱着已经挖到的金蛋,熊晓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IDG资本开始了探寻下一代BAT的路程。

启航“四大洋”

10月份消息,糖尿病移动医疗公司掌上糖医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IDG资本。对于在TMT领域长袖善舞的IDG资本来说,移动医疗是不可错过的领域。尽管各方对移动医疗的现状诟病不断,但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个终将到来的风口。

“每个时期都会有一个主导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就是现在的一个主导技术,我们抓住了上一代的主导技术——PC互联网,现在和未来我们要抓住移动互联网,这个主导技术预计将持续10~15年。”熊晓鸽说。

他很清楚必然和偶然在历史中扮演的角色,既然无法揣测某一家公司的前途,那么便抓住河水流淌的方向。在熊晓鸽看来,他要踏足的这条河流最终一定是流向海洋的,中间可能会因为暗礁翻船,但是不要紧,只要是朝着海洋的方向。

移动互联网装置、金融服务、可替代能源以及文化产业,是熊晓鸽现在瞄准的“四大洋”,他认定,下一代的BAT很可能出自这些领域。

这是一个颇为大胆的预测,即便是在10年前,也没有人敢说BAT能在今天的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一个甚是精明的投资人当然不会提前透露他的行踪,特别是当聚光灯时刻都打在他身上时,事实上,熊晓鸽在阐述这些的时候,“四大洋”里早已有了IDG的身影。

移动互联网装置,现在最为广泛应用的智能手机已经带来了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从而带动了传统经济模式的革新。去年年末,国家网信办曾表示,2015年将有超过40%的中国人使用手机上网,移动端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大入口。

2010年时,IDG资本与启明创投、晨兴创投一起投资了小米公司的A轮,已经在移动互联装置领域布局。在今年7月某国际研究机构发布的一份中国智能手机2015年第二季度市场份额排名显示,小米以1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华为以16%排名其后,苹果为12%,排第三。

金融服务是熊晓鸽决意要深耕的第二个领域。在此之前,IDG资本已经卷起袖子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大干了一番,投资了宜信、铜板街、挖财等诸多项目,有公开资料指出,IDG资本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已经投资了35家左右的公司,这一数量远远超过圈内的其他金主。但熊晓鸽的野心不止于此。如果你问为何看好金融服务领域,他会跟你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工商银行竟然是目前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这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说明我们用户付出的成本太高了?”他希望能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在银行业的普及来降低费用,同时提供更好的服务。

熊晓鸽还对比特币及相关服务颇为青睐。今年5月份消息,IDG资本同高盛集团一起投资了美国的比特币创业公司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9月,Circle获得了纽约州首张数字货币许可证。

可替代能源和以内容为卖点的文化产业同样是熊晓鸽未来会倾注心血的领域。前者和国家政策方向一致,后者则是媒体记者出身的他一直以来放在心底的“朱砂痣”,制作了《盗梦空间》、《环太平洋》、《星际穿越》等经典大片的传奇电影公司就是熊晓鸽亲自飞到美国看的项目。在看了《盗梦空间》的样片后,熊晓鸽惊呼“这才真是天才干的活”,在美国停留不到6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当场拍板投资。

寻觅“保鲜术”

在刚刚过去的“双创周”上,作为创投行业的代表,熊晓鸽和沈南鹏、阎焱、吴尚志等圈内大佬一起接受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接见,在排队握手的环节,熊晓鸽排在了第一个。2010年,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他曾经把自己投拍的一部名为《高考1977》的电影光盘,亲手送给了时任常务副总理的李克强手中,“这次握手时,李总理居然说他还记得我,也记得这部电影”。

1977年的熊晓鸽还是湖南湘潭钢铁厂刚出徒的电钳工,在钢花四溅中挥霍着青春。那一年,当他从工厂广播中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时,觉得“机会来了,一定要试一试”,在拼了命的努力之下,命运眷顾了熊晓鸽,他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多年以后,在谈起这段命运的转折时,熊晓鸽说,这期间捕捉命运转机的敏锐、百折不挠的意志力、求知求真的上进心,又岂是简简单单的“幸运”二字可以囊括?

如果真的只是幸运,命运当然不会眷顾他一次又一次。弃笔从商是他的第二次转折。1991年,在美国留学后留在波士顿当了三年记者的熊晓鸽决定回国做风险投资,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资本和创业者,回国之后却发现,国内尚不知VC为何物,这无疑是一个机会。特别是1992年之后的中国,市场经济开始大发展,后来影响中国经济至今的“92派”也在此时诞生。海归熊晓鸽则带着IDG创始人麦戈文的关切回国创办了IDG在中国的分支机构,从此与创业者为伍,再一次敏锐地捕捉到命运转机的机会。

后来IDG资本在中国发展的历程已经有目共睹。时至今日,熊晓鸽已然是整个中国创投圈的核心人物。

不过,身处最崇尚创新的创业和创投圈,要让自己保鲜并不容易,IDG资本本身也经历了合伙人出走、传统规则遭遇挑战等状况。如何不让这家老牌基金过气,熊晓鸽和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是好朋友,他向刘国梁请教过如何让中国乒乓球队保持长盛不衰的秘诀,他得到的答案是,一定要在球队培养一批又一批打法各异、技术精湛的年轻选手。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